马可·波罗与中国面条

马可·波罗与中国面条

面条由中国传到意大利,是游历过中国并将中国系统介绍给欧洲人的马可·波罗使然。可是马可·波罗的《马可·波罗游记》引发了学界的种种质疑,其核心问题是马可·波罗真的来过中国吗?有学者认为中国的史书中并没有马可·波罗到中国的记载,可能他只到过中亚的某些国家;有学者认为他在中国的历史是捏造的,是为游说才编排出来的拙劣故事。这些认识都有失偏颇,故而先做解颐,以正朔本文议题。

看王老师的知识讲解即将结束,张忠廉缓缓起身,从教室后的柜子里拿出同学们上节课安装的半成品,为大家分发下去,“我检验过大家的作品,有4个有毛病,你们一会儿自己调试、检验。”

再说面条由中国传到意大利这件事。新华社原社长穆青曾在文章中写道:“同意大利朋友在一起吃面条,他们总爱说意大利面条来自中国,是当年马可·波罗从中国带到意大利的。”(《意大利散记》 上海文艺出版社 1981年版)连意大利的朋友们也说他们的面条是从中国传来的,可见这不是我们的“孤证”,而是中、意两国人的共同认识。

每晚十一点半过后,把教室里的灯和电子设备关好、门窗锁好后,张忠廉才离开教室。回家的路上,学生们相伴护送,虽然就住在校园里,到家也已是凌晨。“你们不用担心我的身体,每天都有学生送我回家。十几年一直如此,尤其是遇到雨雪交加的天气,学生们更是尽心陪伴,一直把我送上楼。”每当有人为他晚归而担心,他总是如此解释。

这也反衬了春秋假的必要。城市孩子需要放下重负和压抑,去认识花花草草,去体验缤纷的世界之美。农村孩子需要靠大自然之力,摆脱对虚拟世界的过度依赖,归回真实生活。他们都需要在自然中重拾少年心性,为学习和生活积攒能量。 

驻守“4002的灯光”

当时针走过午夜12点,一位耄耋老者和一群青年学子走出教学楼,在相伴而行的路上,还在不停地讨论着实验中的难题。

让一些进城务工的家长,回乡陪孩子过春秋假,同样不现实。所以,对这个即将到来的学生春秋假,很多家长心情复杂:知道它好,但接受乏力。 

周四晚上6点半,北理工八号教学楼4002教室,三十余人的小班课堂里,张忠廉选了一个最后一排的位置坐下。

在国外,普遍做法是通过社会服务机构来解决。比如,一些博物馆、文化馆、艺术中心、体育机构等,组织学生参加夏(春、冬)令营。但在国内,这种还比较少。 

“他们每晚都来,有时我在4002教室上课,他们就坐在外面的楼道里,挤在走廊的小桌子上学。”等孩子们进教室静下心学习了,张忠廉会从基地办公室里搬个小桌子,陪着学生们一起学习,只要有人需要他解答疑问,他都会倾囊相授。

本报记者 李祺瑶 文并摄

从青丝到华发,他在北理工的校园里求知成长,也在这里教书育人,至今已63载。开设创新教育课程、创建实验基地,这些年来,他一直深耕培养一流人才的教育事业,做照亮学子前行路的那盏明灯。

果然,王冬晓老师从报告展示效果呈现的角度给杨同学提出了几点建议。

发动社区、学校、企事业单位参与进来,当然有必要,但让职工享受到带薪休假,仍是主要的努力方向。因为孩子们放春秋假,不仅是为了走进大自然,也是一次难得的亲子机会。

这堂课从晚上6点半一直上到9点,张忠廉都在帮助学生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对于每位学生的问题,他都要亲自动手操作。

课堂的第一个环节,是学生展示。工程力学专业的杨克同学为大家梳理了仪表机芯的生产工艺流程。完成讲述后,王老师让他走到最后一排看PPT。正当大家都疑惑不解时,老张老师得意地向记者“剧透”:“这是要让他看看自己做的PPT的效果,能不能看清楚啦。”

正因为有这些可爱的学生,已经退休20多年的张忠廉,几乎每天都要工作到深夜,如果有人问他为什么这样做,“看到学生的成功,我会感到无比快乐。”就是他给出的答案。

亲戚家是双职工家庭,大人平时都要上班,也没老人带孩子。孩子上幼儿园后,平时有老师带,还好,一到寒暑假就难了。在一次孩子开煤气烫伤手后,他们上班前就把家里的水电气全断了。无人陪伴的孩子,就靠着童话书和玩具,孤独地长大。 

以致,当我看到保存在热那亚市政厅的马可·波罗画像,凝视那眼神里透出的沉毅和深邃时,不由得浮想联翩。遥想当年,十七岁的马可·波罗随着父辈从海上“丝路”进入中国,二十五年后又返回意大利,他带回去的面条比他皮袍里藏着的宝石要珍贵得多。中国面条后来递嬗举世闻名的意大利面条,是他中国之行的最大收获。

有同事告诉我,她都是趁着孩子寒暑假的时候休年假,方便陪孩子。在上海一些单位,每到寒暑假,经常能看到小孩跟着父母来上班。大人工作时,孩子在食堂、咖啡馆写作业,中午一起吃饭,下班一起回家。 

在春秋假的时间设计上,或可以动动脑筋。2004年,杭州教育局出台《调整中小学假期和作息时间的意见》,规定实行春假、暑假、秋假和寒假,时间基本为一周左右。在执行几年后,进行了调整:春假连着五一假期放两天左右,秋假则用来组织秋游、运动会等活动,家长的负担得以减轻。 

马可·波罗来中国时,面条成为国食并已传入日本、朝鲜,乃至亚洲大部,由于欧洲刚刚与中国通商,面条尚未被欧人所识,亟待孕育一种传檄能力并借助元朝的强盛国势输送给西方。马可·波罗肯定见过、品尝过元大都和南北洲府的各式面条,自然能感知面条的食俗魅力和惠美普罗大众的情形。加之此时刀机生产又经干燥处理的挂面已然问世,元宫的膳官忽思慧(一说御医)正在撰写的《饮食正要》卷三中就始见挂面的制法,而意大利盛产硬小麦,意大利人嗜面食的历史重诸久远,面条遂有了“入意开俗”的投缘,进而在中欧通商的情势下被马可·波罗顺合情理地带到意大利。虽然不能说马可·波罗要开办面条公司,但此举与后来的意大利比萨饼传入中国相类似,都有经商意念作为前引。

在光电创新教育实验基地,张忠廉最喜欢走在不同学院、专业的学生中间,为大家指点迷津、指明方向。

每学期基地的上课时间,都是经过他再三协调,以免选课的学生发生课表冲突的情况。有时候学生因病误课,他还会安排基地教师为其补课。在精力允许的情况下,他会亲自批阅每份实验总结报告,并把优秀的作业结集成册,留给下一届的学生观摩、学习。

或许这个功能听起来很小但它却能提高消费者对电动汽车的信心。虽然这并不能从一开始就解决充电站匮乏的问题甚至可能还突出了它们的相对稀缺性,但至少它可以帮助用户知道适合他们的最近充电站在哪里。

在张忠廉带领下的基地,迅速成为北理工创新实践育人的金牌项目。在这里,一大批创新能力突出的学生涌现出来,他们在“挑战杯”全国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全国大学生机械创新设计大赛、全国大学生光电设计竞赛等大赛上摘金夺银。1万余名学子在这里锻炼,收获成长。

“深夜11点的信息教学楼,其他教室早已是一片沉寂,而4002的灯依旧亮着。4002,没有什么不同,将近300平方米的面积,258个座位,108盏灯,它只是信息教学楼6个阶梯教室中普通的一间;4002,确有不同,每到子夜,依旧有百余名学子在此坚守,挑灯夜战……”前几年,一篇题为《在北理工,有一盏灯叫“深夜十一点的4002”》的“新闻特写”,曾经发表在北京理工大学新闻网上,短短时间内点击量过万。如今,“深夜十一点的4002”依旧灯火通明,“4002的灯光”已经成为学校励志向上的代名词。

多年过去,城市和农村孩子的生活都变了很多。前者苦作业、辅导班久矣,眼镜越戴越厚。后者因父母进城务工,成为留守儿童,只能与电子产品为伴。相同的是,他们离大自然都更远了。

一位年轻干练的女教师走上讲台,开始讲授面向全校大三学生开设的实验选修课,她是张忠廉的学生王冬晓副教授。在她的讲授和引导下,同学们要实际动手将一个小信号放大仪表的机芯调试装配在机箱内,完成一个数字显示放大器。而老张老师则守在“幕后”,观察学生和主讲老师的表现,“我们的课就像一个剧组一样,三个老师和学生同上一节课,主讲王冬晓老师在台上讲,老张老师在下面和助教学生团队配合讲解和辅导,就像说相声一样可以插话,辅导学生,为他们排除问题。另一位老师是张丽君副教授,学生们称她为小张老师,远在美国访学,边学边改。”张忠廉笑着对记者解释道。

也因为,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再富足精致的生活,也比不上父母的陪伴。 

“张老师,我来做实验啦。”“老张老师好,今天放学还一起走呀!”……晚上9点钟一下课,在4002教室门口等候多时的学生陆续走进来,找到空位坐下,迅速进入学习状态。

因为农村生活,对孩子天然有吸引力。在那个只有简单学习、没有补习班的年代,有大把“野”的时间。大自然是最好的游乐场:春有百花夏抓蝉,秋有蛐蛐冬玩雪……关于童年的美好记忆,几乎都与大自然有关。 

这让我想起一件往事。我读高二那年,一位亲戚带孩子回老家探亲。小朋友是第一次到农村,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追猫逗狗,拔草摘瓜,被村里的大鹅撵,蹲在鸡窝旁看鸡下蛋……对农村孩子平淡如白开水一样的日常,他却根本停不下来。 

在摸索中,他还建立起一整套引导学生创新实践的教学模式——建立最佳知识结构的同时,引导学生逐渐建立最佳智能结构,在本科学习前期通过实验选修课,打好实践能力基础;后期则通过毕业实习和毕业设计两个教学环节,达到综合运用所学知识解决实际问题的目的。

每届学生进入基地时,张忠廉都会要求每人写400字的自我介绍,并亲自阅读,了解每位学生的情况。每学期制订教学计划前,他都会找学生聊一聊,倾听需要,再据此制定基地的教学内容。

发改委等九部门发布的意见里说了,“优先考虑子女上学的职工在寒暑假的休假安排”“引导职工家庭在适宜出行季节带薪休假”。这当然都是必须努力的方向。在一些地方、单位,带薪休假也正逐步成为现实。但实现全民带薪休假,仍需要时间。有没有什么快速见效的好办法呢?

电动汽车普及工作其中面临的最大障碍之一是担心在驾驶过程中会没电。跟普通燃料汽车的不同的是,用于给汽车充电的补给站并不多。所以对于EV消费者来说他在购买时需要考虑方方面面,包括跟汽车的充电兼容性。

1986年教改时,张忠廉开设了《仪器仪表电子学实验技术》必修课,课程中对学生实践创新能力的培养得到上上下下的认可。回忆当年,张忠廉把这门课当作“基地”事业的开端。

追溯历史,马可·波罗来中国后,曾一度在政府里当官,但“仕元十七年”的表述或许存有偏差。他在长期旅行中找寻商机,进行“滚动式贸易”,主要是做宝石生意,以至于他和父亲、叔父回国时,所穿蒙古绸面皮袍的里子夹缝中塞满了宝石,故而人们后来称他的住处为“百万宅”。未久,马可·波罗为了商港、商运的权益不受侵犯,奋勇投入到与热那亚人在亚得里亚海的战争,任一艘战舰的荣誉司令,却因战败被俘。为了熬过狱中岁月,调解精神创伤,他向在狱中结识的鲁思悌谦口述了他在中国和东亚的见闻;这位写过小说的比萨战俘,用当时流行的法意混合语记录在羊皮纸上,初名“东方见闻录”。《东方见闻录》出版后,成了欧洲的畅销书,并被转译成十几种语言。可在先后出版的一百四十多个版本中,竟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版本——有的被节略删除,有的被删除多章,有的“将一切障碍的注释和足以阻止这种记述前进的资料,都予以删除”。删除的内容不会是忽必烈、皇宫、元大都城之类的大人物、大事件,而是诸如面条之类不被关注的小事情。所以当面条后来在意大利成名,并且影响和扩散到整个欧洲时,才引发研究者去深入思考究竟是哪位能人“首开先河”?这样,他们在浩如烟海的古籍中发现了记录神秘东方的各种版本的《马可·波罗游记》,并且在未被删节的内容里找寻蛛丝马迹……

去年年底,谷歌开始增加关于电动汽车充电站的信息以此来帮助车主找到最适合停车和充电的地点。就在几个月前,它又进行了更新,其提供了比位置更详细的信息,当时还有传言称谷歌地图将很快允许用户在应用内完成充电付费。虽然这项功能直到现在还没有实现,但谷歌地图日前倒是提供了一个不同但同样重要的新功能。

谈起基地的教学特色,张忠廉心得满满。“通过引导学生的自由探索,建立融合学生兴趣与创新潜力的培养新模式,将多个学院、不同学科、不同专业的学生有意识地混合组队,锻炼了学生多学科知识交叉的能力。”

为什么说是马可·波罗把中国面条带到意大利的?因为有学者发现《马可·波罗游记》中有关于元朝“线面”的记载。“线面”,即干制的挂面,易于保存,可携带远行,又便于随时充饥——这使马可·波罗将中国面条带到意大利成为可能。但当我查阅了最新版的《马可·波罗游记》之后,未发现“线面”、只发现了“面条”的记载,这样翻译当然没错,但干制的挂面和湿制的面条(切面)还是有区别的,毕竟马可·波罗不可能将湿制的面条带到遥远的意大利。

“4002的灯光”,是张忠廉每天坚持为勤学的学子们驻守的4002教室的灯光。这个看起来普通的举动,他已经坚持了十多年。令他欣慰的是,这些来自习的学生,不仅有自己教过的学生,更多的是自己没教过的,为了备战考研、备考资格证而来,更有人是从外校、外地而来。“他们之中有人从山东、云南等地过来,为了考我们学校的研究生,今年还有一个海南来的学生。这些孩子都说,一进到这个教室里,心就静下来了。”提到4002教室里的学生们,“光电爷爷”如数家珍。

意大利面条用硬小麦粉(不同于一般小麦粉)制作,质地细白而韧,煮出来不黏不坨,吃起来滑润筋爽,时今已是机械生产,形态繁多,有标准规格的就达四百多种,如蝴蝶形、菠萝形、小鱼形、蚕蛹形、小五星形等,其产量、消费量之高、之多,在欧洲首屈一指。而中国面条历经明清时期和辛亥革命后的发展,又衍生出抻面、拉面、刀削面、伊府面等诸多品种,尤其是近四十年来发展甚快,推动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面条消费国。中国面条的制作技艺高超,烹技、风味颇具特色,品种成百上千,有传统风俗、文化意蕴又荟中融西为基本型格。现如今中国面条与意大利面条在东西方各撑一片天,是“中为意用”、“意为中取”相互动的结果。

“我的作用只是在他们需要的时候递水递毛巾,做好他们的勤务员。”张忠廉谦虚地说。

现在,用户可以根据车辆使用的插头缩小搜索范围。这意味着驾驶者不再做无用的充电站搜索工作。

我认为,从马可·波罗的商人身份和行商行为来看,他来中国是符合事理原委的。因为元朝以通商起国,将商贸作为前驱,重在互市之利,兵戎则为后盾,这在史籍中均有记载。而且元朝与欧陆结缘,开中欧通商之先,加之忽必烈延揽外国人才举措的施行,令欧风东渐,使得元朝成为中欧在商贸乃至文化、科技领域少有的交流发展时期。“民国名家史学典藏文库”中的《中国商业史》一书,有“元代商人之种类”一节,其中说道:“当时欧人来中国者,多为经商而来,其中著名人物,如马可·波罗、阿多里克等,均系意大利人,或做官或经商或传教。彼等回国以后,俱著有游记,记载当时中国实业、风俗颇详。于是欧洲人士诵读此书,始知中国为东亚大国。”这是史学名著所载,故而应该可信。

“这个小张是我们学院的研究生,来基地里做实验的;他是计算机学院的,要考本校的研究生,我没记错吧……”张忠廉高兴地向记者介绍每位来深夜自习的同学,“9点过后,我的工作才刚刚开始。”他笑道。

这一幕,在北京理工大学校园里天天上演。有课时,他是为学生答疑解惑、排除万难的“老张老师”,没课时,他是坚守在4002教室,为学生点亮明灯的“光电爷爷”,他就是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创新教育实验基地创始人、84岁高龄的教授张忠廉。

在张忠廉看来,鼓励学生放手去创造是基地培养人才的关键之一。“课堂上,教师应先系统地讲解知识,再引导学生进行模块实践,最后学生手写总结报告,深化记忆学习;课外活动中,应先让学生动手实践,做一个与期望目的差不多的模型,然后教师介入,进行针对性指导。”

退休后经过多年的探索,2000年,北理工特批15万元经费立项,支持张忠廉创建“光电创新教育实验基地”,希望打造一个跨专业培养学生实践创新能力、提高学生科学素质的实践育人新模式。

马可·波罗为行商、谋商不辞辛劳,同时也是一位敢于探索、勤于求知的旅行家。从这个观点来把脉马可·波罗的中国之行,他能将先进的面条制作技艺带回意大利,应该经过细致的认知和体验的过程,也是出于经商意念而衍生的动机。面条是中国的发明:2005年,《自然》杂志发表了《中国新石器时期的小米面条》,文章披露2002年11月中国考古学家在青海喇家遗址发现了一个陶碗,里面盛有暗黄色的面条,经实验测定是四千年前用小米粉制成的,这可以视作世界面条的“根”。小麦粉面条则发端于秦汉之际,杨雄《方言》里记为“托”,用手托搓面团,成饼状煮之,又称“汤饼”。东汉刘熙《释名·释饮食》中见载“索饼”,“索”就是面条的形状了。刀切面条兴于唐朝。欧阳修《归田录》卷二:“汤饼,唐人谓之不托,今俗谓之馎托矣。”何为“不托”?有释:“古之汤饼皆手抟而擘置汤中,后世改用刀儿,乃名不托,言不以掌托也。”(程大昌《演繁露》)“不托”是中国面条发展的一个标志。因制法先进,其条细长,被寓喻“长寿”,且冷热皆宜,唐宫起兴“为生日汤饼耶”的新俗(《唐山·玄宗皇后王氏》);在朝廷,“太宫令夏供槐叶冷陶(注:用槐叶捣汁以麦粉制作的过水凉面),凡朝会燕飨,九品以上并供其膳食”(《唐元典》)。民间趋附贡举,寿日或生子第三日,习惯以“汤饼宴”酬客;元旦时,秦陇民家皆制“汤饼盛宴”,汤饼是主馔,禽畜众馐是副馔(陶谷《清异录》)。因“汤饼”是唐宫和官方习称,故仍延谓。至宋朝,唐俗得以庚续,亦因国富商隆,带动餐饮业空前发展,仅《东京梦华录》和《梦粱录》中所记两宋京都食肆所卖的面条,就有五六十种。

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城市孩子对大自然的生疏,和城市大人带娃之难。我在心里权衡了下:如果有机会,让我和亲戚小孩互换生活,我是否愿意?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我就给出了答案:不。 

但这些都依赖于单位真正落实带薪休假、配套设施完善,和相关单位的落实,缺一不可。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种条件的。 

You may also like :